当前位置: 书法家网 >> 艺术评论 >> 艺术 美术 书画 画家 国画 综合评论
      分享到: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阮勇艺术世界

      作者:张本平 朱留心2020-12-03 14:57:39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阮勇艺术世界

        【艺术简历】

        阮勇,1985年生,安徽太和人,师从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吴山明教授。毕业于安徽工程大学动画专业,吴山明人物画创研工作室。结业于安徽省美协首届综合材料高研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西安中国画院院聘画家、浦江山明美术院特聘画家、中原书画院山水画艺委会主任、中原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烟山云树霭苍茫》136×70cm


        文人水墨  诗意表达

        ——阮勇的新文人水墨符号

        张本平


        文人画要求画家必胸有韬略,腹蓄万卷书,才能具有“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真髓。文人画家必须要有高尚的人品、博大的学问、敏捷的才情和深邃的思想,唯有此才能将文人画所具有的文学性、哲学性和抒情性三大特征集合在绘画作品上。安徽当代青年画家阮勇以艺术创作为生命,以生命为艺术载体,追求文人画之风骨、之精神,一跃成为当今画坛融汇古今、兼长中西的实力派青年艺术家。  

        山水、花鸟、人物是阮勇表达艺术人生的寄托,是表达他的远方和学术理念。他用自己的画笔,把生活放在花的海洋里,把理想放在玫瑰色的梦境里,把灵魂放在一尘不染的青山绿水里。画为心声,作画以自然万物为形态,运传统以形写神之美学,从而能使生动之形态转化为心中的意象美、形而上的艺术形象。这便是阮勇的美学思维及笔墨追诉写神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坠其实的艺术新天地。写神始终是他创作的核心,进而成为他写真自然与创作艺术之准则。


        《山居图》180×70cm


        他以德入画,以史入画,以情入画,正所谓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终能归正为道法自然“澄怀味象”之正脉、文脉,以其创写出推陈出新之艺术大象。阮勇的山水画,以传统为筑基而自行生发,构建了一个幽雅名丽、质朴无尘,清阔辽远、可居可游的意境。他的山水画,有鲜明的笔墨语言和强烈的艺术个性,形成了大开大合,图式整饬,虚实分明,结构简洁的的新文人水墨符号。

        中国画以线造型为主,“以形写神”,写“形”的目的全在于传神传意。因而阮勇在形的刻画上大下过大功夫。然中国画又非真实再现真实之形,而是高度概括与提炼物象之“真实”。纵观传统中国画之造型规律却有一种“象征与浪漫”的情怀,谓之象征法、浪漫法、诙谐法,而象征、浪漫、诙谐恰恰体现于造型之尺度上以夸张、变形的手法付之于形,从而达到传神之效果。这正吻合于中国画“写意”的精神所在,以书入画谓之“写”,而正是阮勇通过形来传达。



        从艺术“意”的角度去审视这种“夸张与变形”的传神写照,显现出他独特的审美趣味,有别于现实而高于现实,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虚实动静造意境,优美宏壮写感情。阮勇的山水画总是在和谐中表现优美,在对立中突出宏壮,充分利用新文人画水墨的特点,在水色和谐的诗意里叙说情感,在浓淡虚实的意境中诠释生命。他的画是有形的诗,观其画作,时有哲思和禅意在诗化的意境中静静流淌之感。

        阮勇通禅理、精鉴藏、工诗文、擅书画及理论,是当代中国绘画中少有的代表性实力派青年画家之一。他擅长于画山水,注重师法古人的传统技法,以书法艺术融入绘画技法之中,追求平淡天真的格调,讲究笔致墨韵,墨色层次分明,拙中带秀,清隽雅逸。他将已实际上成型和贯彻于中国古今而来文人绘画的一条主要脉系予以澄清和条理化。他由唐代文人绘画的鼻祖王维始,董源、巨然、李成、范宽、李公麟、米芾至元四家黄王倪吴再及明代的文沈,长于“士气”,以雍穆神秀、温润和雅为特质的艺术风尚,他的文人画确立了在中国绘画体系中的正统地位。



        他在绘画中坚持以笔墨气韵为尚,正是充分发挥了他作为一个当代文人在哲学、文学、书法上的深厚造诣,并终其一生向他所景仰的先贤、时俊研求师法,使他于义理、法度、技巧诸方面得臻完备,天真清新,自出机杼,蔚为大观。纵览古今,大凡独步画坛的卓绝者,莫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这个巨人就是历代名家,也就是传统。对待传统,阮勇有其独到的见解,在他参加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第九届当代中国山水展获金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作品中有个很贴切的比喻,他把传统比作深山宝藏,把创新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


        《金山银山绿水青山》220×110cm


        有人畏难而入不得宝山,以创新为由绕山而过,其艺术终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有人入山后留恋忘返,成为传统的奴隶,而不成自家面目。因此,阮勇在学习古人时既能入,又能出,携宝出山才是他的高境界。基于他这种对传统的深刻理解,阮勇以最大的力气打了进去,汲古求新,创造出古典与当代交融的新文人山水气象。文人画,亦称“士大夫写意画”、“士夫画”,以区别于民间和宫廷绘画。始于唐代王维,经北宋苏轼、文同等人倡导,遂大行其道。文人画多取材于山水、花鸟,标举“士气”,讲求笔墨情趣,强调神韵,并重视文学修养。文人画与一般的职业画、院体画最大区别,不在于工整细致,不在于形似甜媚,而在于画里画外的那股妙趣,达到所谓“妙不可言”之境地。


        《长歌吟松风》248×126cm


        阮勇的文人山水画《梦里家山》《秋韵》《希望》等作品,以笔法见长。其笔法不仅能表现出烟霭霏雾和风雨明晦的气候变化,也能表现出大自然的山水之灵秀,具有烟林清旷,墨法精微的特点。除此之外,他还积极探索传统山水画的现代性,拓展了笔墨语言之内涵。将意象与构成、造型与笔墨、线条与装饰大胆进行尝试,化繁为简,虚实相生,使其画面构成淡雅而新奇,墨韵的层次分明,点、线、面的组合与穿插节奏明朗。他的山水作品令人感觉回归到艺术本体,他以心灵的独白去描绘一个现代人内心向往的净土。换言之,他在对传统全方位的观照中架构了一个现代人的精神空间。


        《东风一样翠红新》136×68cm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师造化”为阮勇的艺术源源不断地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写生成为了阮勇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头活水。每年,他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云游于各大山川之中。但他的上山下乡不同于一般的写生,除了大批的现场写生作品之外,每到一处,他还会记录下大量的写生札记,这些文字就是他关照自然、感悟生活的载体,它们不仅记录了他由物象—意象—形象由形及道的思考过程,也加深了他对“度物象而取其真”“于造化心源间得”的理解。在写生中,他不为物象之表所束缚,时常提醒自己“不要为自然华美的外表所迷惑,而要找到其生命力的本质所在,体现当今时代的笔墨精神”。


        《红树秋色》136×68cm


        在传统与现代的转换中,他的笔墨语言力求在画理和物理之间寻求兼容的契合点。他深知在中国画中最终观者欣赏的是凝聚画者心性的笔墨线条,而不是流于肤浅的技巧炫耀、新奇的形式创造和跟风的个性张扬。所以他重视艺术的视觉效果,更重视效果之后的文化情怀。他坚守以文养画,以书入画的文人写意画传统,可以说这种山水精神取向正是中国画发展的“正统”法脉。他用水载着色,用形载着意,用笔载着情,水、色、情、形在纸上流淌出物的本真,诗的意境以及心的光辉。


        《水岸山居》136×68cm


        艺术需要表达,成长需要反思。对于艺术家来说,及时将自己的作品参加展览,无疑是一种表达和反思的好办法。阮勇的作品不断参加全国美展入选获奖。他钟情于花鸟画,而且走的是新文人画的路子。内行都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不过,他走得很坚定,很执着,也很勤奋。现在看来,还很成功。以我的了解,对文人花鸟画,阮勇的选择是天性使然,加上后天之努力,成就了他的现在。文人画是最具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画中带着文人情趣,画外流露着文人思想。要画好,可不容易。陈师曾就认为,人品、学问、才情、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阮勇的人品和才情,缘于天性,极具文人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阮勇有“三好”:好交友,以赤诚待人,凡相识者往往倾盖如故,从此结缘;好饮酒,以真量举杯,颇有“醉里得真如”之风范;好丹青,以狂热事之,最终放弃商人身份成为职业画家。这些举止,都是纯粹的当代文人之举,在他做来却是自然而然,时空流转不改本色。正因此,我说他服膺“文人画”是天性使然。


        《松鹤延年》248×126cm


        文人画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很重视文学、书法修养和画中意境的营造。这就需要后天的努力了。阮勇的智慧也在此,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他深知,要画好文人画,需要学养深厚、言之有物、格调高雅。为此,他既重画内功,也重画外功。拜师学艺上转益多师,先后师从中国美院教授、著名画家吴山明,并由师而友,成为佳话。学识修养上水滴石穿,作为一个画家,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习令人吃惊。儒、释、道的哲学思想,他都进行了顽强而系统的学习,并且有自己的心得体会,对书画艺理与传统哲学的关系有着自己清晰的认知。他多次对笔者说:“不懂中国文化,画不好中国画。即使画下去,最后也画不出。”这样的体会,若非一番寒彻骨的体悟是道不出的。


        《双栖图》140×140cm


        阮勇花鸟画,尤喜“荷花、芙蓉花、紫藤花”。观其在登封鹿鸣山庄笔会上现场作画,行笔之际“趣由笔生,法随意转”,一笔一画大胆落墨,既显现清雅又不失劲健,虑及骨力又不事张扬,从豪放中发、自然中化,不激不厉,风规自远。文人画重意。阮勇作画,计白当黑,往往将无干者尽皆简略之,画面的空白反显无尽之深远悠长,确有“此时无声胜有声”之效,一如倪瓒所言“意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写胸中逸气耳”。画笔之外,再配上书法,别有一种“笔不周而意周”的趣味。他的作品摒弃华艳,唯取真淳,有种明心见性的畅意,返朴归真的恬淡。这样的作品,负载了画家的真情和诗情,完全可视为人格襟怀的化身,他常用拟人法,极重情味的表达,品之意趣盎然,极富诗意。


        《蕉林双羽》280×140cm


        “新文人水墨”可以视作是当代水墨的一种较为传统的类别。它的传统之处在于,画家往往沉醉于传统文人的精神境界之中,但在艺术变革的大时代,又无法安于因循守旧的笔墨旧法,从而创造出样式情趣迥异于传统的新水墨画。阮勇的人物画作品无论是单体还是群体,无不加强调自我意识。在他的《八大山人》《意•前贤》《葫笙楼》《悲鸿精神》《戏外》《钟馗》等一系列人物画作品中,其运用独特的水墨表达方式将人物变化的独特性与时代的精神特征结合起来。与此同时,他对于笔墨的经营让他在水墨效果朦胧的处理上显得放松而不随意,安排精心。在传统与革新冲突中长期浸染熏陶,让阮勇逐渐选准了自己人物画的艺术方向,在面对西方艺术思潮与中国传统文化价值冲突的时代,他坚持了新水墨作为当代文化突围的手段,将西方现代主义形式与中国传统写意结合起来,表达出当代人的精神特质。因此,阮勇的作品有着当代文人画的精神雅趣。

        纵观阮勇的人物画作品,水墨人物的形体与肢体语言是构成人物性格身份的核心。在淡化环境景物,突出人物形态中心的过程中,他画面的空间结构和人物造型构造出画面的意境变化,整个画面充满了如梦似真的奇妙效果。其水墨人物淡雅唯美,继承了传统的雅致精细,另具有当代风俗画的装饰效果。在几乎撑满整个画面的人物身上,有着漫画式夸张的人物神态和表情,看后,令人拍手叫绝。


        《此公驱邪扬正气》136×68cm


        王国维在《人间诗话》中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绘画也是如此。不管是悠悠远山还是绿水青山;不管是一花一叶,一鸟一树,还是工细之中饱含灵动,严谨中饱含放逸的花卉;不管是或大或小的单体人物,还是或虚或实的群体人物,在阮勇的新文人水墨画中都不是简单的物象塑造,他勇于用矛盾对立铸成意境美,用诗意书写生命的内涵。这是诗情画意对阮勇的馈赠,也是阮勇对生活的造境表达。

        (本文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诗词协会会员,中国艺术创作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原美术学院院长,郑州市中原书画院院长,《中原书画报》总编,郑州市政协委员,郑州市版权协会常务副会长,郑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工程学院特聘教授,河南大学民生学院客座教授,郑州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特聘教授。)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100×50cm


        阮勇的笔墨世界

        朱留心


        一个人心中没有春天,微躯便无处安放,心中没有七彩之梦,理想便无处安放,心中没有静谧,灵魂便无处安放。所以,人生在世,不可以不为自己营造这三个诗意的境界。阮勇画山水、花鸟、人物,为的就是表达这三种人生寄托,表达自己的远方。他用自己的画笔,把生活放在花的海洋里,把理想放在玫瑰色的梦境里,把灵魂放在一尘不染的青山绿水里。



        在此首说阮勇的山水画。阮勇的山水画,以传统为筑基而自行生发,构建了一个幽雅名丽、质朴无尘,清阔辽远、可居可游的意境。他的画,有鲜明的笔墨语言和强烈的艺术个性。这种个性体现在三个方面:

        开门见山,主题突出。打开阮勇的画卷,巍峨的高山大川扑面而来,或高耸入云,或绵延无尽。他的这种开门见山的艺术表现手法,一下子就抓住人心,给人以强烈地视觉震撼,教人于不知不觉间入胜。这种构图方法得力于北宋山水精神,但在具体的皴法上,却沿袭南宗文脉,南北结合,柔中见刚,新颖巧妙。

        大开大合,图式整饬。阮勇山水构图以横空之山脉开,以明净之水合,或以巨丽之山开,以蜿蜒之山合,开时,感情奔放,一泻千里,合时,戛然而止,恰到好处。这种挥洒自如的构图方法,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也是训练有素的体现。

        虚实分明,结构简洁。阮勇的山水画,山川表现内涵丰富,繁密充实,云水表现虚空含浑,不着一物,这种大虚大实的意象,令人爽心悦目,神怡怀畅。虚实分明的构图不易为之,如运筹不当,往往物像分离,画面不能融洽,但阮勇的这种表现方法却使得画面诸多物像各自面目鲜明而又浑然一体,虚实? 相生且交相辉映,审其画,知其由,皆因在笔墨方面协调得当之故。



        次说阮勇花鸟画。阮勇花鸟有瑰丽清雅,明艳多趣,简洁深寓之特点。观阮勇花鸟,一花一叶,一鸟一树,工细之中饱含灵动,严谨之中饱含放逸,色彩华而不腻,厚重而不浊,热烈而温润,视觉冲击力强而不抢眼,对比明显但过度的极有节奏。他的花鸟画常用拟人法,重趣味的表达,这是他注重观察、勤于思考的缘故。比如:绘画艺术作品《微风摇紫叶》之中,左边一株紫叶,婀娜多姿,屈曲下垂,右边一只白鹤回头谛视。在视觉形象上,一紫一白,对比成趣。细品,意趣盎然。再如,绘画艺术作品《乙亥十月》之中,一鸟缩头立于孤枝之上,白眼注目蓝叶素花,情态可人,极富诗意。



        除了注重情趣的表现之外,阮勇在花鸟画之中还注重寓意的表达,以便抒发自己对生活的感悟。比如绘画艺术作品《芙蓉花下》《丁酉四月》等,都有托物寄情,以表情怀的深刻寓意。四 后说阮勇人物画。阮勇的人物画有两种表现方法,一是忠于原型的写实,一是靠妙思想象的写意。前者如《芦笙梦》《孔明管奏和谐梦》《八大山人》等,后者如《戏外》《钟馗》等。不管是写实的人物,抑或是写意的人物,都是以形写神,通过优美流畅的线条,适宜的色彩,表达人物的内心精神世界和品格。



        他的人物造型娴熟、章法布局协调舒展,各种物像呼应得当。他的单体人物画,多表现古贤,这种艺术探索,是他的审美趣旨所决定的,因此,在这类艺术表现之中,他注重渲染被表现人物的一种内在文化品味,从而达到他对人物形象的构建。他按照自己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来探讨古代贤圣的外在风貌和内涵魅力。这种人物表现是极为费功夫的,要慢慢地揣度,推敲,品味。只有经过一番穿越时空的对古贤的拜访和瞻仰式的对话,才能和古贤有心灵上的靠近,才能对古贤的形象表现的丰满、细腻和鲜活。



        阮勇显然做得了这一点并且有独到的心灵感悟。比如他的绘画艺术作品《八大山人》就不是以往画家笔下的那种睥睨傲岸、冷漠孤独的高士形象,而是一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现代长者,这种表现方法,从意境上说就有了时代性,从表现方法上看,就有了一种质的突破。这就是我手写我心的一种典范。照这个路子走下去,阮勇的视野会越来越宽阔,成就会越来越大,前途一定不可限量。这种独立地思考,独立地发掘,用独立地笔墨语言表现的方法,正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艺术。



        阮勇的多体人物画,以丰富的情节想象、大胆的造型夸张,讲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在故事里,人物的肢体语言,人物的形象风采,人物的活动环境,都表现的清清楚楚,从而使读者达到如临其境的艺术效果。阮勇在多体的人物画中,善于刻画具体的人物形象,使画中每个人物各具形态,然后巧妙措置,使这些被表现的各种人物,按照画面形式需要出现,或大或小,或虚或实,或详或略,从而把画面的节奏掌控的有条不紊。

        初读其画,引人入胜,细审其画,爱不释手,他的多体人物画是一曲声情的并茂生活之歌。五 中国美术史记述了无数的成功之人,讲述了无数的成功之路,但总结起来,成功之人的成功之路无外乎有以下几个元素构筑而成:一曰人品好,有德,二曰有智慧,三曰勤奋,四曰敢于开拓、创新。阮勇为人低调、厚道,人品好,有德的元素占了;从画中看,他在表现内涵上善于思考,有智慧的元素占了;阮勇于书法、绘画均有涉猎,而且都取得了骄人的成就,勤奋的元素占了。他构图造型富机巧,敢打破陈规,有创造性的元素占了,假以时日,阮勇一定是画坛上一颗耀眼的明星。

        责任编辑:静愚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法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书法家网]的价值判断。
        美术展讯
        热门艺术家
        1. 李文培
        2. 李文培著名水墨戏曲人物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舞台美术家协会理事,华侨大学兼职教授。 进入专题
        3. 责任编辑:汲平
        1. 宗燧岩
        2. 宗燧岩,男,1983年生, 07年毕业于北大资源美术学院。 在校期间得到栗宪庭、李天元、李岩、 ...进入专题
        3. 责任编辑:汲平
      Processed in 1.752(s)   11 queries
      update:
      memory 4.60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