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书法家网 >> 艺术新闻 >> 书法 艺术 北京 综合新闻
      分享到:

      郑培凯:书法之我见

        郑培凯:书法之我见

        棐茗帖  张即之

        我从小练字,算起来,迄今已是一个甲子有多。有很长一段时期,写字是因为迷恋汉字的结构,喜欢其线条的变化。临摹之外,我最爱读帖,信手而书,表达个人喜爱的书写风格。后来读到黄山谷论书法临摹的一段话:“古人学书,不尽临摹。张古人书于壁间,观之入神,会之于心,则下笔时随人意,自得古人书法。”不禁大乐,原来我的习字法,竟然暗合古人学书的奥秘,耳濡目染,自然进入意识深层,天长日久,也就融会贯通,成就一家之体。

        其实,读帖是一种超越式的临帖,读帖久了,逐渐得到一种难以言传的感召,深感汉字的书写特质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奇葩,为其他文化拼音文字所不能企及。书法之所以能达到视觉艺术的最高境界,要归功汉字的结构及其表意功能,以及3000年来使用汉字的人们的日用实践。有了前人心血作为基础,赋予汉字书写无垠无际的文化联想与创作暗示,才能给予后人丰富的艺术提示,发挥个人的艺术体会与独特风格。

        在中国文化传统中,“书画同源”是长久以来积累的共识,反映了汉字有其象形基础的特色,而写字与画画使用的质材与工具相同,追求的意境也基本一致。古人论画,时常探讨书法精髓,分析线条流动所萌生的自然韵律。

        书学的道理,与论画的“谢赫六法”是相通的,除了专属绘画技法的“应物象形”与“随类赋彩”之外,其他四法“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经营位置、传移模写”,都是书法的要诀。“传移模写”就是临帖学习的功夫,是基础,通过“骨法用笔”与“经营位置”的长期锻炼,融汇了书法传统的精华与个人修养的体会,才能达到“气韵生动”,展现书法的“神气骨血肉”,呈现出个人的艺术风格与生命。

        我学习书法的历程是跳跃反复,不循常规的。总觉得写字跟写诗一样,只是自己脾性与爱好的发抒,也就从未理会书法理论的指引。直到近来,重新揣摩古人用笔的蹊径,条理了自己写字的心路历程,才发现自己在书法上的摸索,原来也是有其规律的。到头来我还是循着“二王”的帖学传统,特别中意褚遂良、欧阳询、苏东坡、米芾、张即之、赵孟頫、文徵明与王文治,还曾醉心杨凝式《韭花帖》的舒爽颖亮。总觉得我喜欢亲近的书艺,无论是结体还是运笔,都像雪霁之后晴朗的冬日,梅花绽放,映照着蓝天白云,散发沁人心脾的芳香,令人寤寐思服。

        文徵明曾说:“自书学不讲,流习成弊,聪达者病于新巧,笃古者泥于规模。”他批评的是当时的浮躁风气,没有书学基础就求新求变,企图以花巧怪奇来掩饰书法的低劣。对于这种假借涂鸦作为另辟蹊径的行为,明眼人一看便知。关键在于具备书学功夫,必须打好书学基础,还得胸中自有丘壑,学习古人而能自出机杼,内化传统,表现出个人的艺境,才能写好字。

        苏东坡也曾说过:“书法,备于正书,溢而为行草。未能正书而能行草,犹未能庄语而辄放言,无足道也。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草如走。未有未能立而能行,未能行而能走者也。”说得明明白白,书法要有基础,不能还不会站立,就先学飞。

        在书法的长河中启程,我只是一叶小舟,当然难以与王羲之、米芾这样的艨艟巨舰相比。学书一甲子,却也有些自己的体会,至少可以解缆放帆,在波涛之中弄潮,驾扁舟以遨游,看岸边的风景,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

        (作者系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主席)

        责任编辑:静愚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法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书法家网]的价值判断。
        美术展讯
        热门艺术家
        1. 李文培
        2. 李文培著名水墨戏曲人物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舞台美术家协会理事,华侨大学兼职教授。 进入专题
        3. 责任编辑:汲平
        1. 宗燧岩
        2. 宗燧岩,男,1983年生, 07年毕业于北大资源美术学院。 在校期间得到栗宪庭、李天元、李岩、 ...进入专题
        3. 责任编辑:汲平
      Processed in 0.083(s)   14 queries

      memory 4.465(mb)